敬畏神谨守身的诫命-江守道

纲要

 

传道者的言语

虚空中的虚空

寻求神的国

序言

虚空的描述

虚空被制伏

老年

结尾

 

读经:

 

「在耶路撒冷作王,大卫的儿子,传道者的言语。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的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那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已过的世代,无人纪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纪念。」

(传一:111

 

「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就是敬畏神,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因为人所作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

                                                     (传十二:1314

 

祷告:

 

亲爱的天父!我们真感谢赞美你,因为你赐给我们这一卷箴言。你不愿意我们成为愚昧和愚妾,但你要我们有智慧。我们实在感谢赞美你,因为你已经赐给我们你的生命。主阿!现在我们求你,借着你的恩典,使我们能在对主的敬畏中操练敬虔,好使我们在地上的生活能真正的荣耀你,好使你的教会得着建立。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传道者的言语

 

在旧约中有三卷智慧书——約伯记、箴言和传道书。这一卷传道书不仅是所有智慧书中最难懂的一卷,并且很可能的,它也是整本圣经中最难明白的一卷;因此之故它是最被误解的一卷。有一位属神的圣徒如此说:「当受造的人要领受这位创造者所赐的启示时,其中的困难是我们可以预料的。」实际上,我们应该为这些困难而欢喜,因为这正是在恩典中长进的机会。它们操练我们的谦卑。它们提醒我们自己的软弱和无知,而言提醒我们基督的能力与智慧。它们驱策我们就近基督与福音。

 

尽管有困难,然而我们确实在这卷传道书中看见宝贵的功课是我们必须学习的,只是我们学得太迟缓了。我们要确切的明白并且坚信,在日光之下的一切都是虚空的。这一点对我们是很重要的;因为这将使我们能够欣赏并享受在基督耶稣里真正的快乐和满足。

 

传道书这名称是希腊文译者从希伯来文「郭希莱」(Qoheleth)一字直接侈译而来的。(译注:英文的Ecclesiastes是由希腊文直接转借而来)。它的意义是「聚集成为会众」。换言之,人们被召聚在一起以便向他们说话。这就是为什么在英文的版本中,它有一个副题名为「传道者」。

 

这卷传道书将传道者的言语给我们。在一章一节中他说:「在耶路撒冷作王,大卫的儿子,传道者的言语。」在大卫所有的儿子中,只有一个儿子坐在耶路撒冷的宝座上,就是所罗门王。所以从这一点,我们看见很明显的,这位传道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有智慧的所罗门王。我们也记得,在他造了圣殿之后,他召聚百姓在一起,就为他们祷告。他为他们祝福并激励他们要向神忠心。这些我们可以在王上八章中看到。所以我们可以确定的说,所罗门就是「郭希莱」,就是那传道者。

 

我们不能确定的知道他何时编写了这卷传道书,但是一般都认为是在他晚年回顾这自己一生时所写成的。他享受了财富、快乐、尊荣和世上许多的事物,是别人没有经历过的。他也曾经落进了极大的罪中,就是拜偶像;但是他悔改了。因此,当他回顾以往,并用他敏锐的观察力来审视自己周遭的事物,他作出自己的结论,而写下了这卷传道书。

 

一般认为所罗门在他年轻时写了歌中的歌,中年时写了箴言,晚年时写了传道书。在他年轻时,是爱的活力;中年时,是累积的智慧;年老时,是成熟的眼光。虽然在圣经中,我们找不到一处清楚的说明或记载,讲到他在晚年是从自己的跌倒中悔改,但我认为, 我们可以间接的看到他确实在堕落之后回转了。例如:王上十一:41中,用一句话就说出他一生其余的事,而那当然是指着他晚年说的:「凡他所行的,(所作的工作)和他的智慧都写在所罗门记上。」所以从这句话,我们可以推论,即便在他年老时,他的智慧并没有离弃他。换言之,在他年老时,他仍然有智慧。

 

在其它的地方,历代志下十一:17也可作为推论的依据。原来所罗门死后,他的儿子罗波安登基作王,国分裂为十支派和二支派约两国。但是北方以色列国的王耶罗波安,制造了金牛犊来拦阻国民到耶路撒冷去敬拜耶和华神。因为他如此行,那些忠心向着神的人,就是利未人和在不同支派中许多的人,仍然到耶路撒冷在圣殿中来敬拜神。这使得罗波安的手和南国都得坚固。那里说到「因为他们三年遵行大卫和所罗门的道。」他们既是遵行大卫和所罗门的道,我们可以了解所罗门必定是在年老时悔改了,因为他也行像大卫所行的道路。

 

这卷传道书可以和箴言相比。一面来说,二着似乎颇有差异;然而彼此却得着相同的结论。在箴言中,所罗门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九:10),在传道书中他说,「敬畏神,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传十二:13)但是二着采取的方式却是相反的。在箴言中,他告诉我们如何在地上行走得聪明、公义、正直和公平;在传道书中,他告诉我们日光之下的一切都是虚空。尽管如此,彼此却不是矛盾的。事实上,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其原因乃是:一面,我们在地上行事要公义理智;另一面,我们需要认识这个世界的面貌,好使我们的心不被地上的事物所蒙蔽。在箴言中,生命的开端是敬畏主;在传道书中,生命结束于敬畏主。敬畏主不仅规范我们在地上的脚步与行事,更且指引我们的心向天而去。

 

虚空中的虚空

 

从第一章的第二节开始,「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这似乎是传道书的主题。这是传道者的一个宣告。这位传道者不是一个普通的传道者,作这个宣告的传道者是在耶路撒冷作主的,又是世上最有智慧的人。他不仅拥有一切的丰富、尊荣和今世的财富,并且他有能享受和经历这一切的度量。所以这不是一个随便的宣告,也不是酸葡萄心理,而是从一个曾经如此经历,如此的拥有,而在他拥有了并经历了这一切之后,得着了这个智慧的结论,作出宣告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没有一件事是永久的。每一件事都是短暂的,过渡的,流逝的;没有事能使人满意、满足;没有事是永久的、真实的;凡事都是虚空。

 

弟兄姊妹们!我们敢面对现实吗?若我们真敢于面对现实,我们也会得着相同的结论:「在日光之下,凡事都是虚空。」难道神造这个世界就是要使它成为虚空呢?是否神的旨意是要我们一生都虚空呢?神的旨意是否不要我们来享受他所造之物呢?这个世界基本上是悲剧性的。这话真确吗?若是你回到起初,当神创造天雨地时,晨星因欢乐而歌唱,众天使为着他的创造而赞美神。神创造天地使它成为一个充满了喜乐与欢畅的地方,成为一个能享受并赞美神的地方。在其中是毫无悲伤的。可是当你来到创世记一章二节,它说,「地是空虚混沌。」神所创造的一切在起初是非常美好、喜欢、满意并充实的;但其后发生了一些事,地就变成了空虚混沌,失去了它的意义与目的。它成了没有目标,飘荡与荒凉的了。

 

从以赛亚十四章和以西结廿八章,我们看见乃是因为神所造的天使长中的一位,路西弗,背叛神。他要高举自己与神同等,因此之故,刑罚就临到他并跟随他的天使,并且也临到他权下的环境。地就变为空虚混沌,而路西弗就成了撒但,就是我们今日所知的那敌挡着。但是感谢神!在创世记一:3,神的灵运行(孵育)在渊面上。神的爱来到这废墟之上,并且在六天之内把地恢复成为可居住的,神还造了人并说:「非常好!」若是神说了很好,那它一定是非常好。不仅他创造的人是很好的,并且他所恢复的地也是很好的。

然后,神将人安置在伊甸园中。伊甸是「快乐」的意思——「快乐的园子」。在里面树上的果子都好作食物,并且在园子的当中有生命树。神恢复了地并创造了人,在那里有成全神在创造中目的的可能性。荒凉可以变成丰富;空虚可以变成有目的。可是很不幸的,人犯罪背叛了神,因此之故,不仅人受了咒诅,地也受咒诅。那就是为什么在罗马书八:2022中,我们看见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受败坏的辖制。人使得万物服在辖制和捆绑之中,自那一天直到如今,一切受造之物都在叹息劳苦,一同等候得释放,盼望那恢复和神的众子显出来。

 

弟兄姊妹们!今天日光之下的一切都是虚空,这是真的。所有都是虚空、空洞无常、今人厌烦的。在地上没有什么是使人满意、充实、有目的又真实的。今天,我们活在一个虚空的世界中。我们在地上的年口是虚空的平日。生命的本身就是虚空的,并且在世上的所有事物也都是虚空的。「」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这是那位曾经享尽今世所有事物的传道者所作出的结论。从那传道者的口中,我们听见神的灵经由他说话。这不仅是一个传道者在传讲;这也是神的灵藉由那传道者而说话。而今日向我们说话的神的灵,他的声音是什么呢?「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若这就是你所寻求、钻营、劳碌、辛勤努力的原因,那么结局就是虚空。

 

寻求神的国

 

为什么传道者要那样向我们说话?难道神要剥夺我们在这世上仅有的一点可享受的快乐么?难道神真的不要我们过一个快乐的人生了难道神要使我们悲悲惨惨的过生活?神知道我们活在一个大的谎言和一个深的骗局中,如果我们不知觉醒,有一天,必将破灭,什么都不可能留下;更坏的是将来还有审判。这就是为什么神的灵要借着传道者的口来唤醒我们,好使我们不完全的被今世的事物所占有。如果凡事都是虚空,那么追求这些事物就像捕风一样。然而,这卷书的目的是积极的而不是消极的。在一开始,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这似乎很消极。因此之故,传道者又有这样的话,「我恨恶生命;宁可未曾出生。宁可作未出母腹的死胎,强过得见世界经理诸事而归于虚空。」然而,他在这卷书的结论时说:「敬畏神,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则是积极的。

 

弟兄姊妹们!神的旨意并不是要我们过一个悲惨的人生,虽然人生是很可悲的。神的旨意也非不要我们享受他所创造的。他为着我们的享受而造了万物;但是如果成为我们追求的目标,那就又是虚空。这个世界和其中的万物都是虚空;然而我们却活在这虚空的世界中。我们怎能住在这虚空的世界中却不在虚空之中呢?我们怎能住在这虚空的世界中还仍然能享受神所创造的而不被审判呢?我们需要一个对的领会和对的态度。我们必须认识这个世界是虚空的。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而不要欺骗自己。在看见这世界是虚空的之后,我们才会培养出一个正确的态度来面对它。换言之,生命的目的不在这世界中也不在今世的事物中,因为这世界和其中的所有都会过去。着你以世界和其中的事物来作为你的生命,那么你就活在蒙蔽中。你并不知道怎样在这虚空的世界中来生活。这个虚空的世界使你也变得虚空了。但若你真看见这世界的虚空,你就知道你必须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那么这一切的事物都要加给你。

为什么许多人,甚至神的儿女都在寻求那些必要过去的事物呢?我们不能怪世人,就是那些不认识基督的人,因为他们所知的不过如此,所有的也不过如此。但为什么我们这些认识主耶稣,蒙他的宝血所买赎回来的人,仍然像世人一样热切的追求世上的事物呢?我们岂不知道得更多么?我们岂不该将心转向上面永远的事,而不是放在下面短暂的事上么?让我们不要把世界放在神的前面;不要把身体放在生命之前;不要把时间(今生)放在永远(永世)之前。让我们先寻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这一切都会加给我们了。换言之,若我们敬畏神,那么我们就能用一个感谢的心来享受神赐给我们的一切,而不会在将来受审判了。否则,今世的事物,在我们一生中所追求的事物,我们认为现在享受过的事物都会起来定我们的罪。但是我们若敬畏神,谨守他的诫命,我们就能照着神所喜悦的方式来使用神所赏赐给我们的事物,而不会受审判。这是传道书的目的。

 

奥斯华·张伯斯(Oswald chambers)说:「約伯记告诉我们如何受苦;诗篇说到如何祷告;箴言说到如何行事;传道书告诉我们如何享受;雅歌说到如何爱。」这说法岂不是奇妙么?传道书告诉我们如何享受

 

约翰·卫斯理有一次写道(我略加以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