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6. 亲近神之道(五17231

  传道者虽然认明地上的“虚空”(一22~二23),但却是从生命为神所赐(二2426)以及祂确有主权(三115)的角度来思想。前面已经探讨过不公义(三1622)和各种形式的孤寂(四116),我们的处境非常需要一位更伟大的伴侣。传道者稍前曾提到一位赐喜乐和欢愉生命的神,祂是可亲近的吗?现在便要回答这个问题。他从神的殿、顺服、献祭(1)、祷告(23)、许愿(4),等方面来看。但要小心危险。如果神“在天上”,是统治者(三115)和审判者(三1622),人便不能轻易亲近祂。因此本段插入一个谚语式的单元,讨论我们近到神前的态度。传道书中第一个劝勉语出现于此,认定神是可亲近的,应当向祂祷告,祂会接纳我们所许的愿。

  1. 神的殿(或神的家)可以指任何一个神启示自己的地方(参创廿八1722),包括会幕(出廿三19等),或以色列的其他圣所(参士十八31)。异教的庙是该神祗的“家”(士九27;撒上五5)。此处所指的是所罗门兴建的殿,于主前第十世纪建成,主前587年被毁,也可能是指建于主前520516的第二个圣殿,主前63年被罗马人所毁,主前19年大希律王再度重修并扩建(视传道书的写作日期为被掳之后)。虽然曾多遭蹂躏,它却仍保持了象征性的结构,强调神的圣洁,唯有藉赎罪祭才能亲近祂。对敬虔的犹太人而言,这是严肃的奉献与默念的焦点;他爱圣殿,因为神的荣耀在此显现,他渴望“永远”住在里面。

  谨慎脚步(希伯来文版)是指人前来敬拜时,要有合宜的举止和准备,特别要预备听从,因为听不仅指听见,更是指留心听(参路八18)。下半节是一个对比,按字面为“……胜过献愚昧人的祭(zebah)”。Zebah 是献祭时所杀的祭物,祭后可以食用,与在献祭中完全烧尽的燔祭(ola)有别。正如德立兹所指出的,zebah 可能恶化成为漫不经心的祭祀活动,甚至于更坏(参箴七14)。传道者所要攻击的可能不是献祭的制度,而是它的滥用(参撒上十五22232

  愚人ksil)的另外一个特色也出现了:“他们不知道所做的是恶”。最后一句话的希伯来文很难解;按字面为“他们不知道去作恶”。金司博认为是“他们(顺服的人)不知如何作恶”,但此句主词似乎是愚人。巴顿译为“他们除了作恶以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原文不太可能曾删略“除……之外”一字。最后一个子句较可能是指结果(“……因此他们作了恶”刘普德),或指时间(“……当他们作恶的时候”Berkeley),或指行动的状况(“……在作恶之中”);三者差别很小;最后一解最有文法根据233

  2. 对传道者来说,心中急躁永远失策(七9);在此他提醒说,祷告时切忌如此。在痛苦(伯四十35)或怨恨(诗七十三15)中,可能会口不择言,未经思考的话反映出内在的生命;因为是“心”234(参 Moffatt不要让你的心催逼你发言AVRVRSV 亦是如此。在好几个译本中都未被译出)。在神面前表示圣殿仍在作者心中(参赛卅七14)。

  可以用来指肉眼可见的天空(参诗八3和希伯来版传十20)或指地球之外的宇宙(创一1)。在此则是指神的居所,有时被称为“高天”或“天上的天”(伯廿二12;王上八27)。这并不表示神不在地上,因为另有一处说祂在“天上地下”(申四39),天乃是提醒人祂的伟大,那是祂荣耀的所在。我们对神的不耐烦,在神的伟大与人的渺小相比之下,更形可贵。人永远是恳求者,绝不能与神同等。不冒失开口是传道者的智慧之道,后来主祷文便具体表现了这一点,神是“父”且“在天上”,这一对并存的真理一方面可除去恐惧,一方面可防止轻浮。

  3. 作说明的因为一词,使思路与前一节相连,事务多会造成急躁的祷告。重大的责任容易使人精神不集中,而导致急躁的祷告,结果愚昧人会滔滔不绝说一大堆,然而却无补于事。祷告必须谨慎,不能马虎。使徒行传四2431提供了一个范例,包含崇拜(24),先应用经文(2528),再提出唯一的恳求(29以下),然后戏剧性的结果便出现了(31)。AV 被知道是多余的插句。NEB 完全没有提到梦,显然是将 hahlom(梦)按假设修改为 hehalum,译为“有理性的人”,但在其他地方找不到证明。

  4. 传道者转移到圣殿中所许的愿(47)。对古代的以色列人,“许愿”是对神的应许,可能是祷告求福的一部分(民廿一2),或自动的感恩,(拿二9)。其形态有:应允忠诚(创廿八2022),献甘心祭(利廿二8),或如哈拿献子(撒上一11)。正如祷告一样,急促的起誓也是应该避免的(箴廿25)。在这里传道者警告不可迟延(参申廿三2123)和逃避:要向神还愿!若不慎行这几点,便显出愚昧

  5. 因为许愿是自动的,所以有变为一种贿赂的危险,特别是在困苦之时。

  6. 许愿若是食言,神不会轻易放过235。不履行誓愿,可能会使我们的努力遭致祂的审判。“发了誓,虽然自己吃亏也不更改”,是讨神喜悦的(诗十五4)。因此口可以导致肉体犯罪。肉体在这里显然指整个人,因此 RSV 译为:“使你犯罪”236。可能这个字也有强调道德脆弱的意味,这一点在新约的用法中较为清楚(加五1621),但在旧约中极少见。

  希伯来文的使者天使并没有分别,因北这里好几种译法都有可能性。这一节究竟是:(i)指主的使者,旧约曾称祂为一个“人”或“天使”,却视祂为神;或(ii)指先知(哈一13;玛三1);或(iii)指祭司(玛二7);或(iv)由祭司所差遣的使者237?正确的解释应当是最后两个其中之一。向圣殿祭司所许的甘心祭没有实践,圣殿的祭司或是他的使者前来询问;“哦,那是错许了。”敬拜者会如此推托。但是神看见了,存马虎的态度到祂面前,可能使祂对我们所说的话发怒,惩罚我们所做的工作;如果不是立刻报应(参八11),终有一日会审判我们(十二14)。

  7. 这一节上半的希伯来文很困难。NAB NEB 把它完全省略。希伯来原文可以译为(i)“因为在许多的梦和虚空中,也有许多的话……”(德立兹);(ii)“在富裕中会有梦,也会有许多虚幻的话”(亚达斯)238;(iii)“不要管许多的梦、虚幻,和话,只要敬畏神!”(哥笛斯)239。任何一种译法要点都相同:在敬拜时,容易有幻境与说话不用大脑的倾向;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许愿,敬拜者的立场就很危险。补救的方法是“敬畏神”240

 

231 希伯来旧约的诗体与英文的译文在此有出入。在英文译本中,传道书五120相当于希伯来原文的四17至五19

232 W. B. Stevenson, 'Hebrew' Olahand Zebach Sacrifices', Festschrift fur Alfred Bertholet1950)。

233 lamed 的子句,和不定词表行动的状况(“当他们作恶的时候”,“在作恶之中”),可参 GK114e)。

234 见注译一13{\LinkToBook:TopicID=122,Name=2. 智慧無法滿足世上生命(一1218}

235 传五6所指的是在殿中的献祭。传道者不是在谈罪犯之后的许愿,那种愿需要的是悔改,而不是履行。

236 R. B. Salters 主张“这里的意思是指某个小东西(即嘴),可以导致整体(即整个人)犯罪(参雅三5)。“见 notes on The History of the Interpretation  of  Koh55', ZATW, 90, 1978, pp.95101

237 MilkAstart 的使者”和“Milk'Astart 的祭司”在腓尼基的碑文中可能为同义字。参 CPIQ p.207Dahood 主张“使者”是殿中祭司由耶路撒冷差遣到偏僻地区的宗教工作者。

238 这包含认为 brob  是一个在独立情况中的独立词组,第二个 w 为一个对照,并视“虚幻和多言”为重名用法,意为“多言的虚幻”。

239 这牵涉到 b  的一个很少的用法:“虽然”。

240 敬畏神的注释,见三14{\LinkToBook:TopicID=127,Name=2. 神的護理(三115},八1213{\LinkToBook:TopicID=160,Name=3. 信心的答案(八1213}

 

B 贫穷与富有(五8~六12

  这一段各式各样的格言,都围绕着贫穷与富有的主题,其中提到“穷人”(五8)、“银钱”(五10)、“货物增添”(五11)、“富足人”(五12)、“赀财”(五1314)、“赀财丰富”(五19,六2)以及“穷人”(六8)。

 

1. 穷人受官僚欺压(五89

  传道者首先思想官僚的欺压。在穷人无法等待的时候,官僚却有无数的迟延和借口,因而造成许多挫折。公义在层层的阶级中丧失了。此刻传道者并未提出解决之道;这乃是人性的真相。

  8. 省(RSV)、NIV)之译法,视传道书的著作日期而定(见二8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23,Name=3. 歡樂無法滿足世上生命(二111})。下半节的解释(因……)曾被认为是指官长之间可能有的竞争(一名官员掠夺另外一名Moffatt)。然而这样便不成为解释了。虽然这动词有敌对的意思,出现在撒母耳记上十九11和诗篇五六6,但 AV RV 的翻译也不恰当;根据上下文,祇能译为“官长们彼此互谋利益”(参 GNB 。最后一句词组在他们以上还有更高的,是指连续不断的官方权威。将复数当作对王的尊称(NEB),或指神全权的眷顾 NEB 的小字 ),是很合适的。

  9. 本节的开始可以译为:地的益处是……。然而下面的希伯来文便有困难了。究竟应译为“为所有”(AVJB)、“在所有之中”(RSV)、“从全面来看”(巴顿、刘普德)、“在一切事之上”(哥笛斯)、“毕竟”(NASVMoffatt)或“总是”(德立兹)呢?“供应”这个字(希伯来文为 neebad)是指“君王”还是指“田地”(如 MT 的标示法)?它是纯粹的形容词(“供应的”,“耕耘的”),或有允许之意(“可以耕耘”)241?这造成了许多翻译的可能性。利益是指“君王的土地耕耘得很好”(NEB),还是“甚至君王亦受土地的支配”(哥笛斯,参 AV)?利益是“王顾念耕耘中的田地”(普仑特),抑“王具有控制的能力”(Moffatt)?还是“善加耕耘的田地必有人作王”(与官僚的腐化成反比,劳哈持此看法,亦可参巴顿)?从上下文看来,本句的要点应该是官僚主义并未凌驾于君王的权威之上。因此最可能的翻译是:“对每一个人而言,田地的利益是:君王对耕地有权柄。”如此,则“众人”是指前面的穷人、官长,以及8节那位高过居高位的;因此是“归众人”。“土地”(sadeh)亦可能是指一个特别的国家(得一1 RSV)。如果亚达斯所主张“耕耘的”有允许的意思是正确的,那么另有一种可能的翻译:“……王治理一块地,允许人耕种”。如果这两种翻译的其中之一是正确的,便表示作者对欺压很敏感(8),但并不认为无政府主义或暴力革命是可行的变通方法。

 

241 GK51c; Jouon 51c)。

 

2. 钱财与其缺失(五1012

  财富有三个永久的缺点,此处清楚地揭露出来:它不能满足贪婪者(10);它招来一群食客(11);它扰乱一个人的安宁(12)。

  10. 如果贫穷有其问题,热衷财富却非另一条可行的途径(参诗卅七16)。银子(kessp)和丰富(hamon“丰富,充分”),银子是买卖的媒介,而财富是以货物和财产来具体形容。这些是指一个人所拥有的资产,而利益(tbua“收入,增添,收获”)是将来收入的盼望,积蓄在仓里的“农获物”(因为这个字与农业方面有关)。

  11. 一般而言(因为智慧文学所讨论的是一般通则),对收获的期待比收获本身更吸引人。财富增添,税额也增加(意义不只一种!)。因为财富有一种惯技,它会随加增的责任点滴消失。每一次收入增加,“扩大的家”开支也随之扩大,赚钱的人只能“眼看”货物而已,别无所获。

  12. 两个事实的一瞥:富足人遭失眠之苦,赀财或挂虑使他无法成眠。另一方面,一名劳工虽比较穷苦,但他一无牵挂,每日的工作使他睡得香甜。传道者问道:哪一个人略胜一筹?富足人的丰满RSV 过量)是指他的财富(NIVJB,参 GNB如此富足),或他发胀的肚子NASV)。保持含糊口气的翻译最恰当。

 

3. 财富──贪爱与损失(五1317

  现在我们要看曾拥有财富,而又失去的人。传道者先说一个故事;我们看见财富的得着(13)与失去(14上),人不能留下什么(14下),也不能带什么走(15)。接下来是描写一个爱财又失财的人可悲的生活(1617)。

  13. 这宗大祸患RSV 邪恶)令人痛苦,厌烦(害 RSV“忧伤”,原文 holah,从 halah“生病”而来)。在这人的一生中,财富对他并无益处。读者可想象他所付的代价──可能是因用不当手法赚钱而道德堕落,或是因夜晚无法成眠而身体衰弱(参五12)。

  14. 钱财因飞来横祸而丧尽,可能是因愚拙的赌博、错误的投资,或是环境出人意料的变迁。祸不单行,一个儿子也牵入其中。

  15. 这一节并不是说他没有带走任何东西;而是说他手中分毫也不能带去(即有形的、实质的资产)。他的品格和良知则随他而去。

  16. 希伯来文的也怎样是强调用语,可以翻为“恰似”242。一个人出生时手中所有的资产,代表他离世时能带走的──一无所有。他所能带走的完全相符。积蓄财宝毫无用处。

  17. 我们看见这人为财富付出的代价。黑暗(参二1314)象征他的烦恼。财富至上的生活会导致幽黯。病患是指身体承受的压力。烦恼表示忧虑和挫折折磨他的精神与心灵。呕气讲到有时野心和计划遭受挫折,令他暴怒。他在黑暗中吃是依照 MT 版本;RSV 依照七十士译本,以“忧伤”代替“吃”(wbl 代替 ykl);MT 的意思是“过生活”(参摩七12)。所付的代价十分悲惨。

 

242 BDB, p.769, 'ummah

4. 重述解决之道(五1820

  写完以上痛苦的人生故事,正适合传道者重新再提解决之道。五1317没有提到神;日光之下表明他所采用的世界观(五13)。但传道者不允许人忘记生命还有另一面。

  18. 所见(译注:英译 Behold)带来一个全然不同的角度。另外还有一种生活,同样是看得见,真实,明显的。传道者说:我见过。这种生活享受劳碌,而非闲逸;这是短暂的一生中神所赐给人的。吃喝含有友伴、喜乐、和满足的意味,也包括宗教的庆祝(申十四26);在此象征满足和快乐的生活。列王记上四20中,这一辞扼要的说明了在所罗门治下的平安满足(也参耶廿二17)。这是智慧人所得的(参三2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28,Name=3. 神的審判(三1622})。

  19. 就世俗的观点来说(因为五817这个字完全没有出现),财富可能会导致愁苦。但并非一切财富都该受咒诅,若财富可与享受它的能力结合起来,就另当别论了。世俗的人可能认为这两样必然是并行的;然而传道者却认为二者不是同一回事。

  这种生命的秘诀是神的旨意,全视神是否赐与财富以及享用它的能力。对人而言,要过这种生活,就要接受神所赐与的生活方式,并明了一切财富本质上都是由神而来。从希伯来文(“神……造成富人,给他享受之能……”)看来,人必须控制自己对钱财的态度,而不是受自己对钱财态度的控制(参腓四12)。

  20. 世俗的人可能一辈子劳苦乏味,但以神为中心的人却不是如此。这里的思想并不是指生命太平静,没有发生什么值得记念的事(刘普德作榜样),乃是因为一生之中充满欢愉,几乎忘却了生命的虚空。但虚空并没有全被忘却,因为字(RSV 在七16译为“过多”,在此很合适)是表示生命的短暂仍存记在心(参诗九十12),然而却不至于夜间无法成眠(如二23)。希伯来文应他的心(英:Keeps him occupied with)与“事”一字有关,这字在整卷传道书中不断出现243。有一事令人病苦沮丧(参一13;四8),亦即人必须活在一个虚空的世界,尽是纠缠、裂隙(参一15)。传道者重提他的解决之道,即神所赐信心和喜乐的生命,这才是最要紧的事。

 

243 此字动辞的形式为 ma neh;名辞为 inyan. 两者皆源于 anah“忙碌的”,“忙着……”。Gordis 有其他解释这动词的方式。

──《丁道尔圣经注释》